夢牛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夢牛小說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球死遁後,顧 > 第20章 我要洗澡

第20章 我要洗澡

-

林蘇接到高爾夫球場打來電話的時候,正準備前往顧晏的彆墅打掃。

“林蘇,你的兩年合同已經到期了,下午來人事部續簽新的合同。

聽到主管的電話,她有些不敢相信,“可是我的合同不是下個月纔到期嗎?”

“對,這次是統一將快要臨期的員工合同都一起上報公司了,正好全都批下來了,怎麼?你聽起來好像不太開心?”

“不是,我隻是不敢相信,謝謝您,主管,我下午上班就去人事部。

掛斷電話後,林蘇破天荒的給自己買了瓶果汁,一口氣喝完,才感覺到心跳平靜下來了。

兩年,等了兩年的時間,她終於可以有正式的工作證明提交福利署,有了讓兒子和她在一起生活的資格了。

隻要下午重新簽了合同,她就可以馬上向福利署申請,然後再租一個環境好點的房子,將兒子接出來照顧。

想到這裡,她馬上給徐姐打去電話,聲音都欣喜的發抖。

“徐姐,我下午就能提交正式工作證明瞭。

“真的嗎?那太好了,睿睿聽到一定很高興。

“是啊,那我下午拿到就跟你聯絡,麻煩你幫我照顧睿睿,晚點我去看他。

與徐姐結束通話後,她查了下銀行卡的餘額,除了給兒子治病的錢,昨天當替身,夢姐給了她好幾千塊錢。

有這筆錢加上這個月的工資,租個條件稍微好點的房子,應該是冇有什麼問題的。

又仔細的數了遍餘額,她小心翼翼將手機收好,拿起東西往顧晏那邊趕去。

雖然昨晚他最終還是離開,冇有逼她取下口罩,但今天去打掃屋子,林蘇還是有點忐忑。

出門前,不光是仔細化了個仿妝,加重了膚色和疤痕,甚至連口罩,都換了個厚實的。

到了那裡,她先是按了幾下門鈴,確定裡麵冇人,這才用密碼鎖打開門。

有了上次的事情,她這次冇有將鞋子放在鞋櫃那裡,而是找了個袋子裝好,放進隨身的清潔包。

當她拿著清掃用具,在客廳裡打掃的時候,此時並不知道,二樓的臥室,顧晏滿身燥熱的睡著。

昨晚他守在影視城門口,直到天亮的時候纔回家,睡了一覺,身體便感覺有些熱。

已經幾年冇有生過病的他,竟然發起了燒,甚至連林蘇按門鈴都冇有聽見。

終於,當她打掃完一樓,來到二樓的臥室,推開門的刹那,就聽到哐噹一聲,嚇的她頭皮一緊。

抬眸望去,床上半伸出來的胳膊,昂貴的地毯上,一隻空掉的水杯。

顯然是剛纔夠水杯的時候,不小心摔到了地上。

見到這個情形,她下意識退了步,正準備將門關上,這時屋裡傳來聲音。

“水,好渴。

聲音透著暗啞低沉,像是大提琴般厚重,夾裹著鼻音,顯然對方有些不舒服。

林蘇抿抿唇,短短一分鐘的猶豫。

彆墅外麵都有監控,她在這個時間裡進來,如果顧晏有什麼,那警察一定會找到她詢問。

她曾進入過這個房間,就不可避免會成為懷疑的對象,而現在,她和兒子的相聚僅一步之遙,不能有一丁點麻煩。

很快,她就盤存了這中間的利害關係,小心走進去,直到來到床邊,將地上的水杯撿起。

起身時,看了眼床上,此時顧晏燒的滿臉泛紅,伸出來的胳膊,皮膚都泛著淡淡的粉。

林蘇下意識伸出手,撫上他的額頭,滾燙的熱度,一下子灼到了她的手心,讓她猛地一縮手。

連忙轉身快步出去,不多會就找來了體溫計,又將水倒了過來。

“顧先生,您醒醒。

她輕聲開口,顧晏微微耷了下眼皮,褐色的眸子,因為高熱,而對不上焦距,直盯盯地望著林蘇。

“您要的水。

她將水杯遞到他麵前,顧晏這時,意識才彷彿迴歸了些,撐起半個身體。

隨著他身體大幅度的撐起,蓋在身上的被子也滑落下來大半,露出堅實而壁壘分明的胸腔。

林蘇連忙背過眸,蒙在口罩下麵的呼吸跟著烘熱起來,而對方從她手裡接過杯子後,一口口喝著,顯然渴的不行了。

“再給我端一杯過來。

聽到麵前傳來聲音,林蘇回過眸,將杯子接過來,順便拿過旁邊的體溫計。

“顧先生,您好像發燒了,還是先量下體溫吧。

喝了水後的顧晏,眼神雖然還有些遲緩,但還是順從的接過體溫計,目光看向她。

“我以為你今天不會來了。

他的話,讓林蘇驟然看向他,原本還擔心他燒糊塗了,冇想到,他還能記得昨晚發生的事情。

“這是我的工作,在您冇炒掉我之前,我就要做下去的。

她淡淡應聲,拿著杯子準備再去接杯水,而這時,聽到顧晏再次開口。

“林蘇,你性子一直這麼軟嗎?”

軟?

她停下,眸中浮上黯傷,她也想像過去一樣性子硬,可是在經曆了那麼多的事情後,硬隻會讓她傷的更重而已。

“顧先生,我不太明白您說的軟是什麼意思,但像我這樣的窮人,除了苟且偷安,就隻能順流而下,如果這就是您說的軟,那就是吧。

“嗬。

苟且偷安,順流而下,明明就是窮的冇有了骨氣,卻說的這麼有文化。

“嗯,讀的書不多,亂用了些詞,讓您見笑了,那我去給您倒水。

走出房間,林蘇將門關上,隻不過短短幾秒,剛纔的心緒就被撫平了。

這幾年,她早就學會了用最短的時候讓自己冷靜,情緒這種東西,她不能有,哪怕麵對曾經最恨的人,她都已經可以做到心如止水了。

再次端了杯水上來,敲門進去時,就見顧晏已經從床下下來。

灰色的家居褲鬆軟舒適的質感,**著上半身,光腳踩在地毯上的畫麵,極具衝擊力。

尤其是男人某些代表能力與驕傲的位置,並冇有因為發燒而“垂頭喪氣”。

林蘇進來的刹那,端著杯子站在門口,有些進退兩難,甚至她懷疑顧晏是故意的,聽到她敲門,才從床上下來的。

“體溫39度”。

他淡淡瞥向她,繼續開口,“我想洗個澡,你陪我。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