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牛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夢牛小說 > 誰說我不算好人 > 第5章 裝一下

第5章 裝一下

江行站起身來,看了月清幽一眼,心想:“他這番模樣,怕是也幫不上什麼忙,何況她還是刀疤大漢他們的目標,就讓她暫時藏身於此。”

江行拿起了刀,彈了刀身,發出叮叮的顫音,月清幽聽到動靜,睜開美麗的雙眸看了過來,有些疑惑,不知江行又要乾嘛。

看著月清幽疑惑的模樣,江行呼了口氣問:“你有幾個鬼物?”

“兩個”月清幽看著江行等待下文的神色,想了想又補充道:“另一個在監視著刀疤子他們。”

江行提刀向門口走去,口中又問:“他們還在那裡?”

月清幽點了點頭,並未言語,江行也冇有回頭,但似乎己知答案,不知是心有靈犀,還是鎖魂術的緣故。

走到門口,薑尋停下腳步回頭問:“那鎖魂術能解麼?

能解,你就解了。”

月清幽一臉愁苦模樣,意思不言而意,江行不再說什麼,轉身離開,隻是眼中多了一絲憂慮,心想:“若我不小心掛了,那不是要讓月清幽便成癡呆?

癡呆後若落入歹人手中,那不敢想象…”江行搖了搖頭,歎了口氣“若你覺察情況不妙,就自行了斷吧!”

江行好似自言自語,也不管月清聽不聽得見。

聽著通道中莫名其妙的話,月清幽蹙眉,心中疑惑:“他這是要乾嘛?

還讓自己自行了斷?”

月清幽玉手掐了個法印,瓶中鬼物就嗖的躥了出來,向著暗道而去,現在自己的命己經和江行綁在了一起,她可不會掉以輕心。

在去往刀疤大漢所在之處的路上,江行用鋼刀拍了拍有些微微顫抖的小腿,然後深吸了一口氣,挺首腰背,拖刀而行。

前行了一段路,江行意識到什麼,步伐突然變得閒庭信步,手中的鋼刀這裡敲敲,那裡敲敲。

一副遊山玩水的模樣。

古樸的屋子中,西腳貓慌慌張張的跑進來,氣喘籲籲:“六,六…六”“又來?”

刀疤大漢心中不快,嘴角一歪,一腳踢翻麵前的一個凳子怒道:“你又見鬼了?”

“六品,六品武者,他,他真的來了”西腳貓斷斷斷續的把話說完。

刀疤大漢一驚,站起身,手摸向腰間,卻摸了個空。

色猴子雖然也有些緊張,但表麵還算鎮定,他斜了刀疤大漢一眼,暗道:“看你那個慫樣,剛纔如此,現在又如此。”

刀疤大漢感覺到色猴子的鄙視目光,毫不客氣瞪了回去,心說:“你是冇有和那小子交過手,不知那小子的邪性,再說你一個道家七品在六品武者麵前也隻有逃命的份,你有什麼資格鄙視我!”

屋中此時也冇幾人,有些人聽說有六品武者,早就悄悄的遁走了,不知躲在何處。

雲城明麵上,也不過隻有兩個六品,也不怪這些人會如此做鳥獸散。

剩下的一眾人,齊齊看向刀疤大漢和色猴子,等他們拿主意。

色猴子習慣性的摸了摸二弟,沉思片刻後,道:“先去看看情況”說著便向門外走去。

走了兩步,見刀疤大漢依舊站著不動,色猴子哼了一聲:“慫貨”刀疤大漢那受得了這氣,也哼了一聲,三步並作兩步走在了色猴子的前麵。

屋外,薑尋悠然地斜倚在一棵大樹上,一隻腳搭在另一隻腳上,手中的鋼刀正悠然地削著指甲,對簇擁著刀疤大漢和色猴子的一行人,連眼都未抬一下,可謂逼格滿滿。

色猴子瞧著江行這肆無忌憚的模樣,心中不禁犯起嘀咕:“從氣息上判斷,應是個十品武者,西腳貓說的不像是假話,而刀疤子更不可能撒謊。”

色猴子望瞭望江行手中的刀,又看向刀疤大漢,似在詢問。

刀疤大漢回以眼神,讓其不要試探。

忽然,色猴子瞥見樹上有個黑影,他不自覺地把手伸進懷中摸向那張斬鬼符。

這一舉動,讓氣氛驟然緊張,江行的手心瞬間冒出許多汗水。

刀疤大漢一驚,趕忙小聲喊道:“死猴子,彆找死啊!”

心中暗自思忖:“這猴子,真是作死啊,也彆帶上我啊,那又不是漂亮娘們,你衝動個啥。”

見眾人緊張地望向自己,色猴子急忙將懷中的手抽了出來。

他也後知後覺,出了一身冷汗。

氣氛越發沉悶,剛剛鬆了一口氣的江行又被這氛圍弄得再次繃緊心神。

他本想先開口說話,但又怕影響自己此刻的逼格。

“不知……”刀疤子實在無法忍受這緊張的氣氛,便小心翼翼地開口詢問。

可剛開口就被江行打斷,隻聽江行雲淡風輕地,一字一句地說道:“你們有兩個選擇,第一不許泄露我是六品武者的事,我就當冇見過你們。

第二麼……”江行稍稍停頓了一下後,繼續說道:“第二,就是我把你們都殺了,這樣雖然會有些麻煩,但也能讓你們守住秘密。”

說著,江行便削下一塊指甲,然後吹了吹刀鋒。

“第一,我們選第一!”

一行人爭先恐後地喊道。

“若秘密泄露,那我必定會將你們一個個找出來,到時就冇這麼好說話了。”

江行陰森森地說著,然後就悠悠然地離開了。

望著江行漸行漸遠的背影,刀疤大漢對一行人厲聲道:“都他孃的給我把嘴閉嚴實了,否則我讓你們死在我前頭!”

“那些先溜走的人怎麼辦?”

有人問道。

“你說呢?”

刀疤大漢眼露凶光。

“獨孤家有些麻煩。”

色猴子看向刀疤大漢,意思不言而喻。

“獨孤家,也就隻有一個六品,就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吧。”

刀疤大漢語氣稍微好轉,和色猴子小聲說道。

此時,色猴子驀地仰頭望向天際,其他人亦不約而同地將目光投向天空。

“結界開了。”

色猴子習慣性摸了摸二弟,輕聲言道。

江行脫離刀疤大漢等人的視線後,繼續佯裝朝山莊門口而去,一路上,小腿貌似又開始微微顫抖。

這時,迎麵走來一位老者,江行即刻重拾方纔的派頭。

他擺出一副傲視天下的模樣,從老者身旁走過。

此老者,正是獨孤小獨的那位老仆。

當兩人擦肩而過時,老仆眉頭微微皺起,心中暗想:“這是刀疤子新收的人嗎?

怎會如此不可一世。

自己在獨孤小獨麵前卑躬屈膝也就罷了,一個小小的十品武者竟敢在自己麵前如此張狂,自己雖是八品,但刀疤子和色猴子見了自己,也得客客氣氣地喊一聲劉老。”

“站住!

刀疤子在何處?”

老仆語氣不善地喊道。

江行一頓,心中暗罵不妙:“這人竟然並非刀疤子一夥。

江行一番思量後,轉身換上一副笑臉:“我們大當家在那邊呢!”

“大當家?”

老仆眼睛一眯,仔細端詳江行後,冷冷地哼了一聲:“不對,你並非二龍山的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