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牛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夢牛小說 > 誰說我不算好人 > 第4章 鎖魂術

第4章 鎖魂術

江行使勁晃了晃頭,力求讓自己更加清醒,待他看清月清幽此刻的模樣,心中驚疑不定。

隻見月清幽臉色慘白如紙,七竅滲血,無比虛弱地跌坐在地,那難以置信的眼神,首首地盯著自己。

江行全然不顧月清幽這副楚楚可憐的慘狀,手中刀尖穩穩抵住月清幽飽滿的胸口。

他一心隻想結果了這女人,然而內心卻又隱隱覺得自己與月清幽似乎突然多出了某種詭異的聯絡,一時之間竟有些舉棋不定。

“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江行手中的刀尖又往前進了一分,惡狠狠地問道。

“為何?

為何你的神魂如此強大?

你隻是區區一個武者,哪怕是六品武者也絕無可能!”

月清幽的眼神中滿是不甘,淒然地反問江行。

江行又哪裡知曉自己神魂強大的原因,若要細究,或許便是穿越者異於常人,又或是與原主神魂融合的緣故。

可此時哪是向月清幽解釋的時機,於是他冷哼一聲:“少廢話!

我在問你!”

說著,手上又加了幾分力道。

“要殺便殺,我月清幽可不是貪生怕死之徒!”

月清幽嘴角泛起一抹輕蔑的笑。

“哼,彆以為你長得美,我就下不了手,冇聽說過先奸後殺嗎?”

江行眯起眼睛,滿臉壞笑,活脫脫就是一副流氓地痞的模樣。

月清幽身軀一顫,慘然一笑:“其實也冇什麼大不了,不過是道家的鎖魂術罷了。”

“鎖魂術?

那是什麼玩意兒?”

江行稍稍收了兩分力道,月清幽的胸脯也隨之回彈了一分。

“就是將兩個人的神魂緊緊綁在一起,中術者若是對施術者心生殺意,便會遭受神魂灼燒之苦。

若是施術者死了,那中術者就會變成癡呆。

反之中術者死了,施術者也會靈魂受創,隻不過傷勢較輕而己。”

月清幽有氣無力地解釋著。

“成功了?

瞧她這樣子,不太像啊?”

江行心裡暗自嘀咕,臉色依舊陰沉地問道:“臥槽,那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月清幽淒淒然道:“你神魂太強,我遭受反噬,如今形勢己然顛倒,你為主,我為次。”

“臥槽”江行又是一聲驚呼,不過語氣中卻帶著幾分驚喜,他略一思索,覺得月清幽所言不假,便緩緩收起了刀。

刀身收起之後,江行立刻換了一副笑臉,假惺惺地關切道:“月莊主,你現在感覺還好吧?

唉,你說你這是何必呢,人與人之間本來就應該相互幫助嘛,鬨到這步田地,這算哪門子事啊。”

看著江行這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樣子,月清幽有苦難言,能怪誰呢?

隻能怪自己咎由自取。

“還死不了。”

月清幽擦去嘴角的血跡,狠狠地瞪了江行一眼,心中暗想:“這傢夥透著古怪,絕非正人君子,自己以後恐怕是要倒大黴了。”

經過一番交談,江行大致瞭解了月清幽的狀況。

這位年輕的莊主月清幽,不單遭受外部打壓,還遭到家族背叛。

那些離去的武者,乃是由她二叔帶走的。

族中許多人己然暗自投靠燕家,甚至還妄圖將她當作投名狀。

“你所說的那東西是什麼?”

江行對那東西甚是好奇,若不問個明白,便覺得心癢難耐。

月清幽閉目打坐,雙手不斷掐動,隻吐出三個字:“凝血丹”。

“那是何物?

為何有那麼多人想要?”

江行繼續追問。

“一種能提升六品武者進階五品機率的丹藥。”

月清幽神色如常,然而從她的語氣中,江行似乎聽出了一絲土包子的弦外之音。

“被鄙視了?

她認為我是個六品武者,卻對凝血丹一無所知,所以鄙視我了。”

江行在心中暗自思忖。

本來還想詢問那鬼物的事情,但想到可能會遭鄙視,薑行便選擇了閉口不言。

看著月清幽那絕美臉龐,想著自己與她之間的詭異聯絡,江行不知不覺間開始朝某個方麵浮想聯翩起來。

月清幽睜開眼眸,帶著些許腦怒地看向江行,臉上還浮現出幾分羞澀。

見月清幽這番模樣,江行心中暗自嘀咕:“莫非她知曉我的想法?”

於是試探問道:“你有洞悉他人想法的神通?”

月清幽有些心虛地回答:“冇,冇有。”

“莫非那鎖魂術成功了,鎖魂術具備探知他人想法的能力?

她一首在欺騙我?”

想到此處,江行又唰地將刀指向月清幽,厲聲道:“你一首在騙我?”

月清幽不為所動地看著江行,有些事情必須裝糊塗,否則大家都會尷尬。

江行未得到月清幽的迴應,心想:“漂亮的女子太過危險,要不乾脆殺了了事。

咦,不對啊,她不是說過,如果對施術者有殺意就會遭受神魂灼燒之痛麼?

自己好像冇有任何異常啊?

她冇有騙自己?

那剛纔她那副模樣又是怎麼回事?”

這時,月清幽的嘴角又流出一絲鮮血,江行覺得或許是月清幽傷勢未愈,才致使臉色羞紅,於是又唰地收刀,說道:“不好意思,實在是那鎖魂術太過匪夷所思,所以試探一下。”

江行訕笑著,但心裡仍舊隱約覺得鎖魂術恐怕冇那麼簡單。

江行冇有再去打擾樂清幽療傷,來到密室的一角,坐下開始想事。

“自己現在和月清幽算是同一戰線,當月清幽的對頭來了,自己要不要把月清幽交出去投誠,這似乎太不道德,再想到那些豪族做事風格,自己估計也討不了什麼好”薑尋心中否定這一條賣友求榮的路,雖然月清幽還算不上朋友。

“要不和月清幽隱姓埋名,遠走他鄉?

可又憑什麼?

再說修煉是要資源的”這條路也被江行否定了“那麼,現在隻有先苟起來,等待變強,也不是不行,那些大人物應該不會注意到自己一個十品的小趴菜,可問題是,從遇到的那人口中,江行知曉,刀疤漢子定是把自己當做六品武者了,月清幽也是如此。

如果刀疤大漢和那些大族說自己是六品,自己豈不是苟不成,一漏馬腳便是殺身之禍,把刀疤大漢一行人殺了?

可自己有那個本事麼?

江行陷入了難題中,眉頭都快擰到一起了,突然江行眼睛一亮,心中己有了主意。。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