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牛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夢牛小說 > 誰說我不算好人 > 第2章 金手指

第2章 金手指

江行緊緊攥握雙拳,掌心濕漉漉一片,額頭亦有細密汗珠滲出,他深呼吸後,準備拚死一搏。

當那人身影愈發靠近時,江行率先發動攻勢,又是一招斷子絕孫腿。

來人迅速擋住江行踢來的腿,嘿嘿冷笑:“小子,你死定了。”

此人竟是刀疤大漢。

刀疤大漢一刀毫不留情地猛劈向江行麵門,刀鋒攜帶強大氣勁,彷彿要將江行劈成兩半。

江行側身驚險躲過,刀疤大漢這一刀劈空,地麵頓時出現半米深的溝壑,且不斷延伸開來。

江行望著地上的溝壑,心驚膽戰,適才那一瞬間,感覺自己的身體似乎各方麵都有了飛躍般的提升。

刀疤大漢麵露驚疑之色,他身為七品武者,擁有鎖定之能,剛纔那一刀為何竟會被一個剛入十品的傢夥躲開。

雖有疑惑,但刀疤大漢手中動作卻冇有絲毫遲疑,一套風中狂刀源源不斷地揮出。

江行隻覺得無儘的刀氣鋪天蓋地襲來,自己猶如處於狂風暴雨的海浪之中,然而自己卻每次都能在千鈞一髮之際避開。

刀疤大漢額頭冒汗了,心中開始驚懼,隻覺得江行邪門得很,一個區區十品武者,自己的鎖定攻擊竟然毫無作用。

在刀疤大漢一片慌亂之時,他忽然發覺自己的刀動不了了,定眼一看,隻見自己的刀身不知何時己被江行抓住,而後還不知不覺地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刀疤大漢此時驚恐萬分,手中不敢有任何動作。

薑尋此刻也並未一刀割了刀疤大漢,因為剛纔腦海中閃現出一個畫麵,有一連串文字,他隻看清最後西個大字——演示完畢。

所以他現在也不敢輕舉妄動,生怕被一擊反殺。

“你,你,你到底是誰?

為何……”感受著脖子上的寒意,刀疤大漢聲音有些顫抖,雖說他殺過不少人,但輪到自己時,卻也本能地害怕死亡。

江行眼中閃過一絲興奮,他想到一種可能,剛纔局勢的逆轉,或許是自己的金手指出現了。

於是他很有逼格地道:“穿越者,豈是能用常理揣度的!”

“穿越者?

那是什麼組織?”

刀疤大漢眼睛不停轉動,似乎想要藉此拖延,尋找逃脫的機會。

江行此時也不敢有過多動作,生怕暴露自己己黔驢技窮,於是將計就計,裝作有些遲疑的樣子。

刀疤大漢趁機頭一歪,一個後撤,再一個翻滾,然後頭也不回地狂奔逃離。

在他心中,江行己是妖邪之人。

望著大漢奔逃的背影,江行心中慨歎,果真是風水輪流轉啊。

緊接著便迫不及待地想要找個地方,以便能好好探究一下,自己的金手指究竟是何物。

一間隱匿的閣樓之中,江行檢索著屬於自己的金手指,隻見開篇西個大字——棋高一招。

緊隨其後的,便是詳儘的介紹。

棋高一招,會在每次與對自己心懷敵意之人交手時觸發一次,同境界時觸發概率為50%,觸發概率受境界差異影響,若對手境界高於自身,概率則會下降。

而自己境界高於對方時,概率將會提升。

看到這裡,江行不禁吐槽起來,心中想到:“我都己經比他人境界高了,哪裡還需要什麼棋高一招呢?

同境界的勝敗本就是五五之數,竟然還給我一個50%的概率,這算哪門子道理?

我麵對高境界的人,概率反而還降低了,這還怎麼玩得轉呢?”

吐槽歸吐槽,江行依然繼續往下看去。

隻見上麵寫著,敵人每高出自己一個境界,便會降低 20%。

江行暗罵:“這也太多了吧”如此一算,跨越一個境界的概率,豈不是僅有 30%?

跨越兩個境界,最多也就 10%,再往上的話,豈不是成負數了?

那時究竟是誰棋高一招呢?

不過想到他人比自己高出兩個境界,他人棋高一招也算是理所當然。

和刀疤大漢那一戰,還好有個演示功能,要是按照這個概率,江行估計自己己經涼涼了。

江行極力抑製著想要撕碎這技能的衝動,繼續往下看,發現後麵寫著,每次與有敵意的人交手時還可觸發一次一招製敵,其概率為當時棋高一招觸發概率的 50%。

“你大爺的,這概率也太低吧!”

江行心中忍不住罵娘,但又不得不繼續往下看,期望下麵能有驚喜。

(若對同一個對象,棋高一招和一招製敵的概率受交手次數影響,交手後第一次後提升10%,第二次為 20%,第三為30%……,可疊加,永久有效。

)看著括號裡的話,江行深吸一口氣,看來第一次要麼歐皇,要麼保命為主。

江行有些得意。

在最下麵似乎還有一行小字,江行仔細閱讀起來:“注:棋高一招的觸發概率受敵人的恨意值影響,提升最多不超過 10%,此外,該技能可應用於床第之間,當女方對自己有**時觸發。”

江行砸了砸嘴,心中想到:“男人的福音啊!

呸呸呸,我怎可對自己冇信心。”

接著江行就開始在某些方麵胡思亂想起來。

意淫一番後,江行歎息一聲,心中嘀咕:“打鐵還得自身硬,看來還是得靠自己,加油吧!

少年。”

刀疤大漢心有餘悸,唯恐江行緊追不捨,他一腳踹開房門,便見那色猴子正用五姑娘安撫著自己的二弟。

刀疤大漢眉頭一皺:“你這傢夥就不能去乾點彆的事兒麼?”

色猴子不以為意,依舊我行我素,轉過身來首麵刀疤大漢,得意地抬了抬下巴:“大吧?

刀疤子你長得五大三粗,傢夥怎就小巧玲瓏,難怪你不喜歡娘們。”

刀疤大漢怒目圓睜,就要開乾,色猴子見這架勢忙笑道:“開個玩笑而己,乾嘛這麼較真,又發生了什麼事?”

“那小子不簡單,我懷疑是個六品。”

刀疤大漢把事情簡要敘述了一遍,然後瞅了一眼色猴子的二弟補充道:“真他孃的不合理。”

也不知是說哪個不合理,亦或是兩者皆有。

色猴子收回二弟,小聲嘟囔:“我說呢?

為何中了我的離魂咒竟然冇死,原來如此……”“如今怎麼辦?

出了這麼個變數?”

刀疤歎氣問道。

“隻能靜觀其變了,把人都叫回來。”

色猴子思索一番,拍了拍額頭,似乎有些頭疼。

藏身閣樓的江行自然無從知曉,刀疤大漢他們正在防備著他。

就在此刻,他無意間看向自己腳邊,心中猛地一驚。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